Photography 攝影

【室內設計?】 家居要有居家感

這個單位約 630 呎,在香港來說不算小也一定稱不上大,原本的圖則是 2 房 1 廁。 現在這空間改成了 3 房 2 廁,和轉成了開放式廚房。預留了未來小孩房間之餘,原來的廚房空間很足夠,不僅可作工人房間,還有位置規劃出放了洗乾衣機,和櫃子放雜物。

【#DearDiary 】攝影的本意是純粹記錄

拍久了不是眼高手低就是定了形,我想擺脫一些舊有的格局已很久了,但一直不知從何開始,所以 #DearDiary 定了幾個「規條」- 無主題,不理光線、環境、構圖和時間,只要眼下這事能足夠令我寫到一句說話都可以。我設下了一些規條令自己不死守規條,諷刺。

雙重曝光 Double Exposure

你看?這些討厭的偏好,口語說是「滑牙」,但實際上是麻木了,自以為什麽都看過,說穿了根本是自己無創作力而已。雙重曝光是我一個很好的訓練,在重疊的前提下,所謂的個人喜好已不再是拍攝的考量因素。

THE PANTONE PROJECT

..這個意念徹徹底底是人家的,我想不到能有多少變化的空間,唯一能做到的是稍為改變一下表達方法。我是擺拍的,即是很明顯可以看得出是有「預謀」地造一張相片。最容易是...

FROM WHERE I TOOK IT

2013 年開始重拾起 Polaroid 這玩意,因為想翻拍一些成品在 Instagram 上分享, 在想有什麽方法可以令構圖不太沉悶嗎?試過數次 try & error 後就想到這種方法,試着試着還在 instagram 設了一個名 #fromwhereitookit 的 Hashtag,就是這樣然後便拍了一小系列。

A CITY OF CONFIDENCE

這輯相有段悲壯的插曲 – 幾年前一次為電腦做 Back up 的過程中,差不多 99% 完成時,那台狀態已垂危的 MBP 突然斷氣,終於返魂乏術。剛巧剩下來還未 Back up 好的就是整輯在上海的原檔相片 ⋯⋯ [Read More]

POLAROID IN INDIA

寶麗來其中一個「缺點」是沒有靜音功能,而且尤其在人潮擠擁的環境,每拍一下便會引起大量注目禮,每當這個情景我就會渾身不爽(有時候我的臉皮就這樣薄),久而久之,在人帬當中便乾脆把機收起。 在印度亦然

Amber Fort 琥珀堡

他們不相信這部可打開的怪盒是照相機,女檢查人員查問一輪後把相機交向另一位貎似較高級的同僚時,他亦是半信半疑,他們把這台 SX 70 一個傳一個,拿着這台怪機頭搖搖的擾攘了好幾分鐘,直至一位年青助手向他示意這真是一部相機,還作了個手勢示範

A DAY IN THE DESERT

坐吉普車和騎駱駝這些沙漠必備的遊客節目當然不缺,Manvar Desert Camp & Resort 有大約不多於二十個帳蓬是遊客的卧室,進餐也是在一個帳蓬餐廳內,食物質素算不錯,有一點意想不到的是這片荒地竟然有 Free Wifi,而且比旅程中有些酒店還要穩定!......

The Greetings

返港後再查找資料,才知道這個小城市名 Orchha, 起源於 1501 年,人口到今天亦不到 9000,以 Group of Cenotaphs (荒癈的墓羣)聞名,我們遇到的是其中幾棟。

Agra Fort 阿格拉堡 / 紅堡

即使不多談其歷史,也得要說一下它跟泰姬陵的關係。 之前提及過,沙傑汗(泰姬陵的建造者)被兒子奪了皇位後,就是被軟禁在這座 Agra Fort (中譯:阿格拉堡,又稱紅堡)。 當然阿格拉堡不是從來都用來作囚禁之用的,它經歷過

Trinity College School – Port Hope

從 Yellowknife “南下” 到 Toronto 留一星期期間,挑了半天回到碧霞讀過兩年的寄宿學校 Trinity College School,這是他在 91 年畢業離加卦美後第一次踏回這個校園。 剛到埗跟工作人員閒談時才知道原來學期正值冬假,所有老師學生都回家了,... read more

久違的幸褔 (摩天輪)

...適量的 "甜頭" 是必要的。說得白一點,與其越辨越走入死糊同,倒不如多點令人民放眼去社會的 "甜頭",才能此長彼短。 而甜頭,是要人為的....

Taj Mahal 泰姬陵

遊 Taj Mahal 泰姬陵前,一定要知道她的故事。 一個皇帝 (Shah Jahan 沙傑汗),為了紀念他最深愛的妃子(Mumtaz Mahal 姬蔓・芭奴),動用了成千上萬的專才工人,花了總共 22年去興建這個全世界最華麗的陵墓。妻妾垂手可得的他,亦在她離世時許下了終身不再娶的承諾。陵墓是成功建起了,但寵大